1967年,一位父親為西藏人、母親為不丹人的小男孩,被薩迦崔津法王認証為︰集卓越上師、學者、作家、秘行及禪修者於一身的蔣揚卻吉羅卓的轉世。這男孩坐?認証之後,被命名為圖登確吉嘉措。這轉世認證隨即帶來了一副千斤重擔,前世的欽哲仁波切遺留下許多佛學院與寺廟需要持續地運作與護持。

第二世的宗薩欽哲確吉羅卓仁波切,將第一世蔣揚欽哲旺波在1871年所創立的康傑學院大規模地擴建;在他的指導下,宗薩寺成為重要的佛學中心。由於1950年初期共產黨的入侵西藏,迫使宗薩欽哲仁波切離開西藏到錫金,之後成為錫金王室的國師。直到他1959年圓寂為止,他一直都駐鍚在王室的寺廟中。而在西藏的康傑學院,雖遭破壞,卻依舊昂然聳立。

這些寺院的命運,掌握在第三世宗薩欽哲確吉嘉措的手中,即使當時他自己都還是一個佛學院的學生。這位青矜少年,當時就有了修復頻臨絕跡典籍的計劃,並且致力於恢復故有寺院的學術遺產。當1980年初,西藏的政治情勢稍緩,他便開始重建宗薩寺,並於1982年在印度錫金建立宗薩佛學院。翌年,一位受到共產黨禁錮23年的宗薩寺大學者,貢噶旺秋大堪布,從西藏來到鍚金,開始在佛學院教學。

其間欽哲仁波切亦於不丹建立新的中心︰位於德瓦塘,專研佛學哲理的確吉嘉措佛學院,及位於巴蒼竺爪的巴蒼佛法中心。確吉嘉措學院是屬於寧瑪派龍欽寧體傳統的寺院,可容納約一百名僧眾修習的傳統寺院課程,同時並重儀軌的實修與哲理的研習。巴蒼中心則主要則以修持敦珠新巖藏為主,同時也附有一所佛學院。此中心現有將近三百人,包括了「貢倩」,即不丹東部特有的傳統在家禪修行者、年輕學子、及年長的修行人。該中心並設有一所尼師院。

1986年,奉前一世班禪喇嘛之命,西藏宗薩佛學院開始了重建工作。由於宗薩欽哲仁波切的襄助,佛學院的基礎架構得以在1989年完成。學院的課程內容延續前世蔣揚欽哲確吉羅卓的規劃,包括了三藏、論述、密續等佛經的研讀,詩偈、天文、醫藥等學科之研習。目前學院中的學生已超過250人。自從該佛學院建立之後,許多從該校畢業的學子,已經成為了教導他人的老師。

在1985年,流亡的宗薩佛學院從鍚金遷至位於印度喜瑪恰省的比爾,在西藏人民自治區裡一處較適合建校的地點。那年大約有四十名學生註冊入學,屈身在荒廢的建築物與簡陋的帳篷中,大廳還是由一個大型老舊的水槽來充當。

直至2000年,雖然經過多次的擴建,佛學院仍因來自110個不同寺院的450位僧人學子而顯得擁擠不堪。目前佛學院由許多優秀的堪布執教,提供九年的密集訓練課程。學生每年都要學習兩部重要經典或論述,再加上其他次要課目,諸如邏輯、文法、寺院戒律,及詩文。但與其因人滿為患而拒絕學生,佛學院再一次地開始了一項擴建計劃,即在比爾附近的炯達拉建造新的佛學院。

雖然有某些學生的費用能由家庭或其他贊助人負擔,但仍然有超過700位從印度、西藏、不丹和錫金前來的僧人和學生,仍依賴欽哲仁波切提供他們生活所需。一旦入學之後,佛學院即供予他們食物、法衣、課本及醫療等照顧,並且無需繳交學費。從佛陀時代至今,不斷有偉大的聖者相續地獲得開悟,並不斷的教導其他人步上解脫之道。宗薩寺和佛學院亦同樣地延續著這樣的傳統。寺院和佛學院提供所有修行者無以估量的資源,建立持續修持與學習之基,亦提供僧侶廣泛的訓練,俾使這甚深教法得以弘揚於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