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崔克‧賈桂林 (Patrick Jacquelin)

上個月,欽哲基金會的成員和貴賓在菩提迦耶討論基金會的未來。聆聽之後,我深受啟發與感動。離開時,心裡懷著兩個不同但又相互有關的想法。

對我來說(而且我猜想僧團中許多人和我一樣),剛開始是做小額的捐款,因為欽哲基金會是仁波切事業的展現。以前,我只把基金會看作是仁波切所做之事的某一部分;但我現在了解到,仁波切的事業已經擴展得如此龐大,因而需要一個媒介來將這些事業傳達出去,而這個媒介就是欽哲基金會。

第二個想法是,僧團之中欠缺公開的「布施文化」。我們大部分所謂的「弟子」都自以為和仁波切有很好的「個人」關係,並且認為我們能用我們「自己的」方式來護持仁波切。這不就錯失了重點──我們和仁波切的關係應該也是和仁波切廣大事業的關係?難道我們不應該因此而義不容辭地與這些事業產生連結、與欽哲基金會的事業結緣嗎?我們甚至都還別提累積福德。最後,次要的是,我真的不覺得這和捐款金額的多寡有關──一年幾英鎊也可以;但這是一個有關與仁波切事業結緣的自覺行動,從而創造出一個「布施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