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寧‧舒茲(Janine Schultz) 撰

2012年十二月,宗薩欽哲仁波切在印度炯達拉的宗薩佛學院給予《竅訣藏》口傳。在這期間,欽哲基金會邀請烏金督佳仁波切到鹿野學苑解說文殊師利菩薩──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的智慧化身──與欽哲傳承的關係。

目前為止,一切都還好。學生們群集於此,烏金督佳仁波切現身。即使當晚一如這個季節慣常的寒冷,對於適應力強、一心求法的外國學生而言,寒冷不算什麼。

事情很自然的就這麼開始。在揭露甚至只是最丁點的智慧寶藏之前,烏金督佳仁波切適切地表示,他希望主辦單位能非常清楚地告訴他:到底要他說什麼。因此,欽哲基金會代表謝軍起立,十分禮貌地正式詢問仁波切,關於文殊菩薩與欽哲傳承的關係。

「是欽哲傳承上師們,還是教法本身?」烏金督佳仁波切稍微尖銳地問道。「如果你不知道要我講什麼,我怎麽可能曉得?」

「兩者都是。」謝軍答道。

「但這有什麼意義?」烏金督佳仁波切問,顯然樂在其中。

「我們總是說宗薩欽哲仁波切是文殊菩薩,但是為何如此?」謝軍恭敬但較為堅定地問道。

「你的意思是,你不相信那些告訴你蔣揚欽哲旺波就是文殊菩薩化身的教授?」仁波切反問。就像是一隻貓,逗弄著即將淪為盤中飧的老鼠。說實話,你要怎麽招架那些拳拳到位擊中要害的問題?謝軍保持冷靜,說她完全相信,但有興趣知道更多。

「以最簡短、最容易的方式來說,」烏金督佳仁波切的口氣似乎比較溫和了,但也只有一點點。「蔣揚欽哲旺波是文殊菩薩的化身,蔣揚欽哲確吉羅卓是蔣揚欽哲旺波的轉世,現在的宗薩欽哲仁波切是確吉羅卓的當代轉世。這對那些『了解』的人來說,已經夠了。但如果你不了解的話……我現在的問題是,我不知道解釋這些有什麼意義?這有什麼用?對西藏人來說,這點是非常清楚的。只要說蔣揚欽哲旺波是文殊菩薩的化身就夠了,從來沒有任何懷疑。我想這個問題在西藏從來沒有人問過,甚至現在住在西方世界的藏人也從未質疑過……至今沒有。所有偉大的上師、喇嘛、僧眾和在家人都知道,蔣揚欽哲旺波就是文殊菩薩。」

所以,現在你們知道了。

因此,很自然地由此推論,宗薩欽哲仁波切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文殊菩薩,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的智慧化身,活生生的,正在呼吸。

當然,烏金督佳仁波切的廣大悲心,讓他以傳統的方式繼續解釋,哪裡可以找到所有藏人需要的傳統證據──舉例而言,關於欽哲旺波與確吉羅卓之生平與解脫的詳細傳記,以及貢噶旺秋堪布所列出的七十三位文殊菩薩化身,這些化身如今皆具體體現於宗薩欽哲仁波切。烏金督佳仁波切所說的每個字,都只是在重述欽哲們就是文殊菩薩的事實,但是是從不同的角度來說。

為什麼我要反覆說明這一點?原因在於,欽哲基金會正開始一項新的計畫,宗薩欽哲仁波切將之命名為「承事文殊(In Manjushri’s Service)」。我必須坦承:第一次聽到這個計畫時,我想這可能有些言過其實。但是從烏金督佳仁波切回應謝軍的問題來看,烏金督佳仁波切如往常一般,只是敘述事實。

「承事文殊」計畫的立意是:給予所有欽哲仁波切的朋友與學生們一個機會,為實現仁波切的願景──讓佛陀教法不只在西方生根茁壯,更能遍布現今全世界──盡一己之力,以提供一個穩定的護持基礎。藉由參與「承事文殊」計畫,以這個方式承事欽哲仁波切,我們實際上是在承事文殊菩薩。不需要使用抽象建構或比喻或甚至你的想像力,就能承事文殊菩薩,這在混亂的藏傳佛教世界中極為稀有。

無論如何,烏金督佳仁波切繼續談了大概一個小時(感謝久美的英文翻譯)。這一晚落幕了,大家個自回去取暖。翌日,訊息像野火般傳開──烏金督佳仁波切對於他前晚的教授不甚滿意,希望再談些別的。因此,學生們再度群集在鹿野學苑,期望今晚的演講能作為一系列關於宗薩欽哲仁波切生平講座的序場。不過,如同他們所說,那是題外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