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known

葛雷格.佛爾克 (Greg Forgues) 撰

葛雷格自1999年起成為宗薩欽哲仁波切的學生。當他住在越南從事歐洲投資計畫的經理人工作時,他到緬甸開始學習禪坐,並從那時起在仁波切的指導下修行。葛雷格是仁波切「法行者 (Dharmadas)」修持課程的指導教師。過去兩年中,他也為「八萬四千.佛典傳譯」計畫翻譯佛經。他是兩個青少年孩子的父親,目前住在奧地利,正準備完成他在維也納大學的博士論文。他專攻梵文及西藏哲學傳統,過去三年來一直講授佛法和學術研究方法。

(蒙古,烏蘭巴托)— 2013年7月,國際西藏研究協會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ibetan Studies)(IATS,簡稱「國際藏研」) 在蒙古首都烏蘭巴托舉行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學術研討會;這也是該研討會首次在亞洲舉行。過去六年來,國際藏研由來自巴黎的查爾斯˙藍博 (Charles Ramble) 負責主辦,在本次研討會結束時,他將主席職位交接給慈林釋迦 (Tsering Shakya)。

這個研討會為期一週,總計共有將近一百場的專題討論小組,以及超過六百位學者發表論文,主題涵蓋了「西藏氣候變遷」到「大圓滿哲學」。國際藏研被視為西藏學者向同僚發表研究,並規劃此領域方向的一個機會。

作為這一學門領域的主要交流活動,這個研討會也是讓我能夠與喜愛的學者往來的一個機會。我自己很少能有這樣的機緣與這些西藏歷史、語言、文化和宗教的知名學者會面,包括來自哈佛的李奧納德˙馮˙德˙科吉(Leonard Van der Kuijp)、聖塔巴巴拉的維斯納˙華勒斯 (Vesna Wallace) 和荷西˙卡比容 (José Cabezón)、芝加哥的馬修卡˙柏斯坦 (Matthew Kapstein),以及來自漢堡的多傑旺秋 (Dorji Wangchuk),在此只列舉幾個名字。

雖然我現在正在維也納大學撰寫博士論文,題目是「米龐仁波切對佛教哲學二諦的詮釋」,但我決定在國際藏研提出我的碩士論文,主題是「給薩爾王的儀軌修持」。有趣的是,我後來發現蒙古人認為成吉思汗曾經是給薩爾王的一個化身。戰神在蒙古佛教徒和薩滿教的聖像和儀式中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因此,蒙古歷史上的終極英雄與佛教國王給薩爾有所聯結,毫不令人意外。

維也納大學在研討會上表現突出,尤其是由黛博拉˙克林柏索特 (Deborah Klimburg-Salter) 領銜主持的藝術史專題小組,以及由克勞斯代爾特˙麥斯 (Klaus-Dieter Mathes) 所召集的大手印專題小組。在歐洲,維也納大學和奧地利科學院 (Austrian Academy of Sciences) 皆以其梵文和藏文傳統的西藏及佛教研究而聲譽卓著。

今年,欽哲基金會資助維也納大學一項譯者計畫,此項計畫將支持學生以學術方法和資源來翻譯佛法文獻。

國際藏研研討會也提供了一個機會,探索大型學術機構之間,合作開發新的研究課程和新的研究工具之可能性,包括數位圖書館和語言訓練課程的發展。我有機會與來自藏傳佛教資源中心 (TBRC) 的傑夫˙沃曼 (Jeff Wallman) 和邁克‧希伊 (Michael Sheehy) 會面,他們為保存佛教文獻資料的數位化孜孜不倦。

蒙古現正試圖重新引介和復興佛教──數個世代以來,這裡的宗教一直受到蓄意的打壓。蒙古大學對於發展佛學研究課程非常有興趣。該大學也與蒙古國家圖書館合作,其館藏中有許多的佛法文獻,目前尚未編目或數位化。今年,由蒙古主辦國際藏研的研討會,這促成了蒙古發展佛教學術機構所必需的因緣條件。尤有甚者,這次研討會協助那些不同文化背景及學術傳統的學者們,彼此之間建立橋樑,以促進西藏文化的研究並保存佛法。

除了出席國際藏研研討會,葛雷格與蒙古大學的院長 (M. Bayarsaikhan) 以及由欽哲基金會贊助的訪問學者歐納.楚騰 (Orna Tsultem) 會面,探索欽哲基金會於該校發展跨學科的佛學研習和研究中心之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