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動盪和局勢不穩使烏克蘭成了這個春季的新聞常客,可幸最近傳來一則令人鼓舞的消息——欽哲基金會一項新贊助將締造一個前所未有的機會,讓烏克蘭人以母語學習佛法。
ukrainians瑪莉亞‧法絲利法(Maria Vasylieva)和雅如斯洛夫‧李圖夫千可(Yaroslav Litovchenko)兩位譯者獲得欽哲基金會8,700美元的特別贊助,這讓他們可以編纂首部烏克蘭文佛法辭典。初版200本辭典將會免費供給有需要的人士。

以領土計算,烏克蘭是歐洲最大的國家,其4,600萬人口則名列歐洲第五大。瑪莉亞和雅如斯洛夫表示,越來越多烏克蘭人對佛法產生興趣,遊歐時到訪烏克蘭的佛教喇嘛人數亦有上升。瑪莉亞說:「烏克蘭的佛教徒越來越積極參與佛法開示和修行活動,把佛法翻譯成烏克蘭文的必要和需求也隨之增加。」

目前在烏克蘭,佛法主要以俄文流通。雅如斯洛夫說:「從藏文、梵文和英文的原文直接翻譯成烏克蘭文是個關鍵,如此方能讓當地人以他們的母語學佛和修法,使佛法真正在此植根,然而目前佛法的烏克蘭文翻譯很少。由於長期高壓的俄羅斯化政策,現在大部分烏克蘭人都能講烏克蘭語和俄語兩種語言。不過,烏克蘭語仍然是大部分人的母語,對他們來說這比俄語更自然和有共鳴。」ukraine610-1

瑪莉亞和雅如斯洛夫都是尼泊爾博達自生智佛學院(Rangjung Yeshe Institute)文學士學位的全職學生。2013年5月,瑪莉亞在烏克蘭與宗薩欽哲仁波切見面,並為他的開示擔任口譯,該次開示的主題是《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她憶述道:「那次開示給我很深刻的印象。我毅然決定要成為一個合格的藏文和梵文譯者。」瑪莉亞是噶瑪噶舉派的修行人,為菩提迦耶年度噶舉大祈願法會的俄語翻譯員,並曾為尊貴的大寶法王開示翻譯。

2013年9月,瑪莉亞獲得自生智佛學院研修口語及古典藏文和佛教哲學的獎學金。她在學院認識了已跟隨尊貴的噶千仁波切修行多年的雅如斯洛夫。從2000年起,雅如斯洛夫多次住在噶千仁波於亞利桑那州設立的閉關中心作長期修行和學習,後來更進行了一次傳統的三年閉關。

「為了使佛法更深入己心和幫助我在烏克蘭的朋友,2000年起,我獨自以母語烏克蘭文翻譯英文的佛法典籍,直至我進入三年閉關。慢慢地,我在烏克蘭的法友開始在修法時使用我的翻譯。」除了協助噶千仁波切在烏克蘭基輔設立直貢拉那師利佛法中心(Drikung Community Ratnashri Ukraine),雅如斯洛夫還擔任其翻譯員,而他在自生智佛學院已研習了三年。

「我和雅如斯洛夫相遇,正好組成一個翻譯團隊。」瑪莉亞說:「我們一同翻譯了烏克蘭文版《金剛般若波羅蜜經》(金剛經)和《摩訶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心經),我翻譯,雅如斯洛夫負責編輯。在合作的過程中,我們深深體會到深入研究和編纂一本烏克蘭文佛法辭典的需要。雖然這工作難度十分高,但目前看來,在烏克蘭只有雅如斯洛夫和我具足因緣。我們非常認真、有系統地修讀藏梵佛學語言,並立志把所學轉化成專業翻譯,因此實踐這個計畫是我們的使命。」

「對我倆來說,把佛法翻譯成烏克蘭文不是一個謀利的工作,而更像是天職。我們都感到我們生於烏克蘭的原因,就是要協助在該地弘揚珍貴的佛法。我倆都體會到在烏克蘭翻譯佛法的艱難,所以一致認為著手編撰一部烏克蘭佛法辭典是非常需要的。希望以母語學佛和修法的烏克蘭佛教徒日益增加,為了他們的利益,必須有系統地在烏克蘭建立佛法翻譯的傳統,而編撰辭典是第一步。」

「得知贊助獲准,雅如斯洛夫和我都非常高興。沒有欽哲基金會寶貴的支持,編撰烏克蘭佛法辭典的計畫可能要再花幾年的時間方能開始。這個工作如今已成為我們生命的一部分。對我來說,修法、學佛和翻譯佛法是我生命唯一的意義。能繼續為弘揚佛法盡一點力,真的十分開心。」

 

Rinpoche talking with Orthodox priests in Kiev, 2013. Photo courtesy of Maria Vasylieva and Yaroslav Litovchenko

2013年宗薩欽哲仁波切與烏克蘭基輔的正教祭師交談。相片由瑪莉亞‧法絲利法和雅如斯洛夫‧李圖夫千可提供。

如何幫助弘揚佛法給下一代?護持培訓藏梵經典文獻譯者的獎學金申請將於2014年12月15日至2015年1月15日受理。請按此獲取申請詳情。.

以下為宗薩欽哲仁波切在烏克蘭開示的兩段錄影: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