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恭祖古撰稿,德格旺恭寺与尼师院

2014年的“领导与管理工作坊”于加德满都结束后,工作团队收到一篇来自旺恭祖古(Wamgon Tulku)的生动自述。旺恭祖古目前就读于印度的宗萨钦哲确吉罗卓佛学院。

我在印度一个普通的家庭出生长大,由于生长环境远离印度的藏人聚居区,使得我更能敞开心胸、了解人们。不过因为我经常拜访住在西藏区的亲戚,所以我也和西藏文化与西藏信仰保持着一定的联系。

我在九岁的时候,获得萨迦法王的认证而开始进入寺院学习。不像许多的祖古和仁波切,我的人生不是那么的光彩夺目或高高在上。对于经济状况和日常饮食,我没有任何的抱怨,但我以前的亲教师确实给了我十分严苛的训练!我并不是要在此述说我的故事,提到这些,只是想让你们了解,我的背景没什么奇特,也不是在备受娇宠的情况下成长。

我之所以参加工作坊,是为了管理位於于西藏德格的寺院、尼师院以及另外几项社会公益与宣扬佛法的大型项目,希望将来能够学以致用。我从未参加过类似的工作坊,因为所知有限,所以也没有抱着特别的期望,但我确实非常期待参与这个工作坊,因为这是由宗萨钦哲仁波切所创办的。宗萨钦哲仁波切绝顶聪明,是一位完美的导师,不但佛学知识渊博,也与现代世界同时并进。

我的小组成员组成十分均衡,有性格非常外向的超级思考判断型(迈尔斯–布里格斯性格分类),也有非常内向、安静、害羞的人,以及这两种性格都有一点且非常随和的人。因为有不同类型的成员,令我们得以彼此对照,进行自我反思。

 老师们都棒极了,他们受过专业训练,并且知道参与工作坊的学员与一般人的生活方式不同,因此试着循序渐进地将讯息传递给我们。我对一切都感到惊奇,大部分的课题都是我意想不到的。我原本以为课程是与演说、指导、礼仪有关,但内容远远不止这些。工作坊的内容完全是为我们精心设计的,不论是管理还是领导力,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课题。

从协调团队工作到帮助解决问题的议题树形图,都让我在工作坊获益良多。我觉得在我们的所学当中,最重要的技能之一就是依据不同的心理类型来解读他人,因为我们身为寺院和社群的领导者,能够了解我们的工作人员并确保他们能够发挥所长以发挥最大效益,至关重要。此外,愿景工作表和SALSA训练也是非常重要的课题。

另一个重要的课题是议题树。我个人认为它非常重要,因为尽管我们拥有各种想法并且知道自己的目标为何,却不知道该用何种方式和工具来达成,而此课程教导我如何使用议题树来分配工作给人。 

另外,这次开会的形式和在我们日常社会环境中的开会形式不同,我认为这很重要。例如,我们在寺院里有许多规范礼俗,有些事情不能被提出来,因为我们是生活在一个由出身与头衔决定地位的社会环境下,所以我们为了表示尊敬,往往会避免讨论由高阶仁波切所做出的决定。

不仅是工作坊,我也从其他参加学员的身上获益良多,他们都是成就斐然的人,让我对自己进行自省。我在工作坊中学到最重要的事就是要敞开心胸并不断学习——我们必须了解的事物还有很多,我们必须准备好去面对的事物还有很多。我学到的都是全新的技能。虽然有些内容可能要靠多年的经验才能真正理解,但是对于想要成为领导者并有所作为的人而言,我们已经获得了许多重要的窍门。正如同我们需要新型抗生素以抵抗新种病毒,我们也需要学习新的方法和工具去教导下一代。

我想要分享领导工作坊中的一件片段:宗萨钦哲仁波切在工作坊即将结束时发表了一段演说,他谈到要把我们这里的系统现代化,这对大家都是一个关键讯息。老实说,我知道大部分西藏人的思想都相当狭隘,这段话若不是出自仁波切之口,也许大部分的人都不会认同。而在仁波切演讲时,大家是一片静默,或许是表示认同的静默,像是一记警钟,是一种自省了悟的静默!

抱歉,我的英文不是很好,也许辞不达意,但我只是想尽可能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另一个我想分享的片段是:当大家开始讨论某个主题时,感觉就像新旧世代之间的辩论,所有人都参与其中。

这次的领导与管理工作坊真的办得很棒,我感到非常幸运能够参与其中。

谨向工作团队致上敬意与祝福

旺恭祖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