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藏传佛教资源中心(TBRC)与钦哲基金会的合作,是维持我们组织健全的关键之一。钦哲基金会不仅提供财务支援,也协助我们的管理与策略规划。

大家应该知道,钦哲基金会不仅投入经费,也给我们提供人力资源。钦哲基金会执行长陈季佩(同时也是藏传佛教资源中心董事会成员)和策略规划专家洪王德璋(Ivy Ang)对于我们的策略规划与测量指标发展,非常重要。从那时开始,将成果以大量数据的方式呈现成为组织的重点之一,我们开始知道如何处理大规模资料。

2007年,钦哲基金会在讨论第一笔对藏传佛教资源中心的重要补助时,也开始了第一次的组织规划会议。当我听到仁波切的愿景时,非常惊叹,他当时想要修复一座位于宗萨的图书馆──西藏最伟大的图书馆之一。他遇见了琴恩,并且了解支持琴恩将有助于实现他的愿景。仁波切对于琴恩的信任以及相互合作关系十分特别,我相信这带来了很好的回报。现在,我们不仅可以向佛教社群提供传承的完整资料,同时也能给全世界带来更广大的重要教法集成。仁波切真的将琴恩和藏传佛教资源中心视为教法的保护者,使重要文献不致因为不确定的未来而佚失。根据我的经验,仁波切对于科技如何利益众生的想法,独特且深远。

琴恩在2007年时,曾打算将藏传佛教资源中心移至中国,这些计划因2008年暴动而受阻。但我们从未乱了脚步,因为钦哲基金会坚守着前进的方向,并且支持我们度过这个策略调整。即使在琴恩过世后,钦哲基金会坚定的支持,还是深深地影响着我们。若没有钦哲基金会经济和组织的支援,我们将无法达到今日的成就。现在我们已经实现了整个藏族文献遗产的长期保存计划,真是不可思议啊!

在仁波切与其他人一起工作时,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如何在合作过程中提供自己的想法。不同于其他我曾合作过的喇嘛,他是真正地协力合作,他真的会和你一起脑力激荡。我想这应该就是为什么他能够将这些计划实行得这么好。在高层次上我们与他的想法一致,但同时他又充分地授权给我们。对我而言,藏传佛教资源中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组织,但是仁波切真正地掌握了它的精髓,因此,我们所要做的只是组织和执行。我想说的重点是,绝对不要失去愿景。身为受补助者,我们被赋予很高的灵活度来组织自己,同时立下更大的目标。我们有足够的空间去从事必要任务以达成目标,这是与钦哲基金会合作优点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目前在钦哲基金会的的护持下,我们有三十五万件编录项目。顺带一提,对于这种细节层次的了解,经由许多年的执行经验累积,已经内化为我的一部分,而这种能力,让我得以促进将佛教传统文献全面地提供给大众这个愿景。仁波切也了解这一点。

— 杰夫˙沃曼,2015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