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貝葉基金會」來說,2011年是豐收的一年,儘管泰國的洪水嚴重地削減了基金會的各項活動。 貝葉基金會 (http://fpl.tusita.org)是一個不分教派的組織,支持東南亞佛教文獻的保存和研究。貝葉基金會的目標在於保存佛教手稿,並且透過複製,使這些文稿能供世人所用。身兼創辦人及館長的彼得‧史基林(Peter Skilling)說,藉由欽哲基金會獎助金的協助,「大藏經研究素材」(Material for the Study of the Tripitaka) 系列中有三冊已經於去年出版。在這個系列中,目前已發表的八集,是在巴利文和其他文獻的原始研究中從未出版過的。

但隨著他們計畫將基金會的收藏文獻以及所選定的寺院圖書館中的佛教文獻加以編目及數位化,貝葉基金會持續地面臨許多後勤工作方面的挑戰。就像基金會的名稱所顯示的,這些原始手稿大多是寫在乾燥貝葉的雙面 (雖然也有寫在紙張或其他材料上的),並以捆或卷的方式保存著。這些貝葉雖然大部分是巴利文,但收藏的文獻中也包含了緬甸語、孟語(Mon) 、撣語(Shan)、坤語 (Khun)、傣語(Lue) 和泰語。

除了數千張的貝葉,需要維護及複製的素材還包括手稿封面、羊毛緞帶 (稱做「薩賽可(sarsekyo)」,由絲綢、棉或氈製成)、紙製書本、精美手稿箱,這些箱子多以「佳塔卡 (Jātakas)」(佛陀本生故事) 的插畫裝飾而成。這些素材大部分都極為脆弱,狀況從良好到亟需修復皆有。任何一點對這些書頁和箱篋的處理措施,都要冒著造成損害的風險。

將緬甸的巴利文和緬甸文的貝葉手稿數位化的工作是由「尼泊爾藍毘尼國際研究學院」(Lumbini International Research Institute) 所負責。由於一份手稿可能包含最多500頁的貝葉,因此掃瞄高解析度影像工作進程相當緩慢。尼泊爾藍毘尼國際研究學院也將出版一份由彼得‧紐特(Peter Nyunt) 精選1000份手稿的目錄。

同時,學者和學生們持續到貝葉基金會的手稿室進行研究,並執行同樣重要的登錄編目和發展資料庫的任務。「欽哲基金會的經費和精神支持,讓我們在實現目標上得到極大幫助。」彼得‧史基林說,他也是欽哲基金會的顧問。「我們非常地感恩。」

貝葉基金會也有數項田野計畫,例如將來自各省寺院的石碑銘文進行數位化。這些銘文是東南亞地區佛教歷史的珍貴記錄。最近,彼得‧史基林和他的同事桑提‧帕迪康(Santi Pakdeekham)已經在泰國南部蘇瑞塔尼省的恰亞區(Chaiya)進行相關工作。根據一些人士所說,恰亞 (由梵文「加亞」而來) 是三佛齊古國(Shrivijaya)古代遺址之一,阿底峽尊者在前往西藏前曾在此研修 (另有人提出該遺址位於蘇門達臘,此問題尚未有定論。)。恰亞有著豐富的古蹟遺物,但過去幾年間也受到嚴重的洪水侵襲。

欽哲基金會獎助金支持貝葉基金會的日常運作,包括提供資金贊助職員薪水、健康保險、醫療花費、物品,以及給工作人員、編目人員、訪問學者和學生的食物。除了護持「八萬四千:佛典傳譯」以及「西藏佛教資源中心」外,欽哲基金會護持「貝葉基金會」的計畫是非常重要的一部份承諾,以確保未來數百年佛教所有傳統的文獻遺產能夠得以保存和取用。

欲進入貝葉基金會的資料庫,觀看當中大量的巴利文和緬甸文書籍,以及貝葉基金會出版品的目錄,請上http://fpl.tusita.org

關於彼得‧史基林

彼得‧史基林教授除了擁有貝葉基金會創始者、館長的身份以及欽哲基金會的顧問職務外,他也是一位作家和演講者。他的新書《上座部佛教如何成為上座部佛教?:探索佛教的身份》(How Theravada Is Theravada?: Exploring Buddhist Identities),由他和傑森‧卡賓(Jason A. Carbine)、克勞蒂歐‧希庫乍(Claudio Cicuzza)、桑提‧帕迪康(Santi Pakdeeham) 共同合作完成,目前可在亞馬遜網站上預購。本書將在2012年10月1日發表。

彼得‧史基林最近造訪布拉格,參加一項紀念他父親H. G.史基林教授的學術研討會。其父將一生志業奉獻於學術工作,研究捷克與斯洛伐克的政治學和歷史,同時在捷克斯拉夫和蘇聯時代,他也是一位促進人權與民主的社會運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