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术环境中修持佛法

凯瑟琳‧道尔敦撰

Catherine Dalton, Doctoral Candidate, Group in Buddhist Studi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

凯瑟琳‧道尔敦(Catherine Dalton),博士候选人,佛学研究团体,柏克莱加州大学。

我决定在柏克莱加州大学攻读佛学博士学位有几个原因,然而最主要吸引我的是钦哲教席在佛学研究所的教授雅各布‧道尔敦(我们没有亲戚关系);他现在是我的指导教授。2009年,我在印度比尔举行的「佛典传译」研讨会上遇见道尔敦教授;该研讨会由仁波切主持,「八万四千」计划由此而生。

我非常钦佩道尔敦教授的学问,也很高兴他对于佛法修行者抱持开放的态度。因为对我这个既是修行者也是佛法学术研究的学生而言,拥有一位让我可以坦诚自己是个修行者的指导教授,非常重要。

一开始是我的老师确吉尼玛仁波切(ChökyiNyima Rinpoche)鼓励我攻读佛学博士学位。在柏克莱就读期间,我很感激仁波切给予我学业上的鼓励,也很感激我在柏克莱的所有教授们──不只是道尔敦教授──鼓励我持续协助确吉尼玛仁波切,透过尼泊尔「自生智佛学院」〈RangjungYeshe Institute〉来提供传统佛法教育给国际人士。同时让我感到惊喜的是,我的博士论文讨论有关在学术公共领域里阐述某些佛法与修行的概念,确吉尼玛仁波切和宗萨钦哲仁波切对此所给予我的建议,与道尔敦教授的建议非常一致。

五位来自尼泊尔「自生智佛学院」或「桑杰伊喜学院」〈SangyeYeshe Institute〉(自生智佛学院的僧院)接受藏传佛教哲学传统训练多年的学生,现在在柏克莱加州大学攻读硕士及博士学位。若不是柏克莱加州大学成立佛学研究钦哲教席,我们绝对不会到这里攻读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