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18
鹿野學苑學員生活點滴

  讓我們聽聽安德魯謝林(Andrew Schelling)庫爾特施瓦爾貝(Kurt Schwalbe)如何提及他們在鹿野學苑生活的體驗...

 

安德魯.謝林(Andrew Schelling):

Andrew Schelling
安德魯謝林(Andrew Schelling)和馬洛布魯克斯(Marlow Brooks)

安德魯.謝林是位詩人,出版過15本書,也是位自然史的學生和業餘的登山者。他翻譯的古印度文學頗極具盛名,曾獲得美國詩人學院獎,也曾兩度獲得「威特.拜納基金會」的詩文獎金。目前為印度牛津大學出版社編寫印度虔信派(bhakti)詩選。


  宗薩欽哲仁波切曾邀請我的好友馬洛布魯克斯(Marlow Brooks)到鹿野學苑。2006年8月我到加州萊格持參加閉關,馬洛將我介紹給仁波切認識,那時他轉頭問我︰「你要一起來印度嗎?」其實我已經十多年沒去過印度了,仁波切突然且溫暖的邀請,以及知道鹿野學苑是印度古典智慧研究中心(正合我意),當下我就答應了。隔年一月當我們到達學苑時,那位了不起又盡責的苑長普拉尚(Prashant)和珍妮弗(Jennifer),以及唱著印度旁遮普式搖滾樂的工作人員們,已安排好了為期一週的藝術活動。

  我既沒料到會享受到如此慷慨的對待和溫暖的友誼,也沒想到教授與學習是置身於如此開放且愉悅的環境裡。清晨在盞盞酥油燈下靜坐禪修,寬闊的庭園可吟唱詩歌,或是狂野地放懷大吼,或者手持蠟燭,靜靜地在夜裡漫步。戶外的大眾食堂讓來自全球各地的學生自由進出。整體環境是如此的怡人,且充滿樂趣——如果你喜愛那白雪覆蓋的山峰、高聳的森林、凜冽的溪流、喧嘩的鳥語,以及四週的印度寺廟中傳來永不間斷的持誦與法會聲。岡格拉山谷正好是傳說中崇祀古代女神之所(該處有九處著名廟宇),也是鷹群遷徙的必經之地。周圍還有許多梯田茶園,以及許多新建的華麗佛教寺院。

  仁波切有不少虔誠的印度弟子,大部份是藝術家和學者。能和他們建立起長久的友誼,是我這次造訪鹿野學苑最意想不到的收獲。這應該是仁波切自在寬容且超越國界的風格,以及他承諾將佛法帶回印度的決心,再加上他自己拍電影,這種種的特質是將一些不流世俗之輩,如藝術家、旅行者、率性任情的文化人一一吸引到鹿野苑來的原因。

  後來我決定在藝術活動中開一天的詩歌課程,參加的人要集體創作連歌(Renga)詩句,屬日本聯詩的一種。當三十五個人現身在課堂時,我著實吃了一驚。參加學員從最小14歲到70多歲,包括印度人、中國人、日本人、喀什米爾人、以色列人、比利時人、西班牙人、澳洲人,幾位美國人,連同仁波切就包含了西藏人。沒有人對詩感到厭倦,一整天我們努力的創作也努力的玩耍。經過一天的課程之後,害羞的年輕人大膽地創作著詩句。最後我們還出共同創作出一首非凡的詩,詩中蘊含中文的單音字、西班牙的浪漫情懷、喀什米爾風格的甘查爾詩詞,以及藏式民間狎語戲謔式佛法幽默。透過這一切,還有秋季即將舉辦的另一場藝術活動,我們討論的主題是︰什麼是藝術?它和佛法的關聯又是如何?為什麼我們如此迫切渴望讓事物呈現美與洞察的一面?

  宗薩欽哲仁波切完全投入這些問題之中,這也是我最崇拜他的地方。他似乎對問題本身比對答案還更有興趣,他也喜歡激起彼此文化迥異者之間的對話。在第一個藝術活動完成前,仁波切在文殊苑安排了幾天的座談會,研討西藏和西方對藝術的觀點,與我們大家一同體會這之間的重要性。

*

庫爾特.施瓦爾貝(Kurt Schwalbe):

Kurt Schwalbe
(由左至右)Pema Maya、Venerable Agacitta、Melitis Kwong、Jennifer Yo、Prashant Varma、Kurt Schwalbe及Nawang Gelek。

庫爾特.施瓦比獲得加州柏克萊聯合神學研究所神學碩士和博士學位。目前是古典藏文教授,並將在2009年2月再度到鹿野學苑授課。


  我們這組的鹿野學苑學員是既徬徨又無助。搭乘的火車嚴重誤點不說,混亂的火車站又令人昏眩。突然,鹿野學苑的司機們平靜又自信地出現在我們的眼前。他們立刻為我們作好安排,向比爾前進。我們趕著夜車,經過陌生的地方,坐了好久的車才抵達學苑。一進門就有許多燦爛的笑容迎接我們。普拉尚對我們說的第一句話讓我永遠喜歡他,他說︰「晚餐還熱著,等你們呢!」

  我進到那間漂亮又乾淨的房間,裡面還有清爽又美麗的廁所,那晚睡得可真香。隔天早上當我走到陽台,覺得自己宛如在夢中一般。陽台外可以看見美麗的庭園,眺望便看見被皚皚的雪山環抱著的莊嚴大殿,宛若香格里拉之境湧現心中。

  我在早餐的時候遇到鹿野學苑工作人員和其他學員。從對工作人員的待遇,讓我覺得非常高興和舒適,因為他們吃的食物竟然和我們一模一樣!他們也有輔導課程,好讓他們在工作時也能兼顧學業。有些工作人員不在場,因為去參加一項國際和平遊行活動。

  我很高興看到庭園裡的狗受到了良好的對待,有人定時餵養和照顧。我尤其高興學苑對垃圾減量和資源回收的重視。這項活動在印度如夜晚中的一盞明燈,具有引導的意義。對此,我真的非常高興學苑能帶頭去做。

  早在前往印度的幾個月前,我就在為一些學佛的學生準備一個教授古典藏文的課程。本來是要在另一個地點開課,卻因故取消。其中有位學生知道鹿野學苑這個地方,就向普拉尚建議由學苑來開辦這個課程。學苑欣然同意,使我們能夠如期開課。

  我們有來自北美、南美、歐洲、亞洲和澳洲地區十位的優秀學生。大家在大殿一起上了一個月的課。下課之前我們會一起讀誦心經,也讀幾篇短的祈請文。課程最後一天的作業,是讀誦大殿入口橫樑上的一些銘文。

  鹿野學苑是一處可以讓我們能有效又寧靜學習的地方。我特別喜歡西藏人和喜瑪恰省的人把學苑規劃在他們朝聖的必經之路上。起初我對有人在我們上課時進入大殿禮拜、經行、供養感到驚訝。後來卻覺得這種以各自的方式一起修行,真是非常有趣。

  在此非常感謝鹿野學苑提供場地讓我們研讀古典藏文。另外,這裡的食物真是棒極了!

更多新聞:
特別報導:帶給下一代更寬廣的未來 |  最新消息

 
 
 
© 2006 欽哲基金會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