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0
光耀一場青史留名的會議
撰文 史提夫.古德曼Steven Goodman

會議召開所在地--比爾鹿野學苑
會議召開所在地--比爾鹿野學苑
(札西拉嫫 拍攝)

史提夫.古德曼,加州整合研究學院亞洲與比較研究課程的聯席指導,以一個親身與會者的觀點,引領您共享這段前所未有的暢意之旅。

  由印度比爾鹿野學苑所舉辦,令人讚歎的「佛陀言教之譯」會議,結束迄今已有數月餘。以下是我覺得最能突顯出置身此歷史時刻的點滴滋味 : 在舊金山前往芝加哥的班機上,我曾思索︰在所有規畫投入這次會議之後,「在那裡會發生什麼事呢?」、「為何要做這件事呢?」、「(我到過印度,且參加會議多次)為何會感到它既平常又特殊呢?」、「為何那麼多堪布、仁波切和譯者們,即使在如此不便之際,仍然願意飛行這麼遙遠的距離呢?」,「我們能想像什麼事將會發生嗎?」

  為了在新德里由印度悉達多本願會和欽哲基金會所贊助的,「班智達和瑜伽士為西藏帶來什麼?」座談會上發表一份演講,我在第二段行程從芝加哥轉往新德里的途中,草草寫下一些筆記。

  我想到那瀾陀的智識及修持傳承是如何傳入西藏,並在那嶄新的國度裡,歷經數百年被譯成當地語言,從而使許多在印度嚴峻劫難中滅絕的珍貴傳承得以流傳。

  我認為這場文化翻譯大冒險,是項史上無與倫比、宏偉且具遠見的努力。當飛機抵達印度之際,我心想 :「在鹿野學苑舉行的這場會議中,或許(只是可能而已)有一些與當年相同願景的事即將發生。」

  只帶著這兩週要用的隨身行李下機,我愉快地期待和許多翻譯界與出版界的老朋友、新朋友碰面。不久我遇到在機上親切地借我紐約時報的人問道:「你也是要去參加譯者會議嗎?」原來他就是和我搭乘同一班飛機,智慧出版社的大衛.基特爾斯壯(David Kittelstrom)。

  行程運籌奇才貝瑪旺秋(Pema Wangchuk),和他能幹的助手阿底峽(Atisha)到機場接我們,安排我們前往旅館。

  隔天早上我有些時差,但很高興自己再次來到印度。我曾經在2006年參加「佛陀的足跡」活動,遍覽那瀾陀大學遺址。據說這個巨大的複合式建築,一度容納過數千學者與學子。還記得寂天菩薩和那洛巴嗎?

  不久我就與琴恩.史密斯等會合,琴恩是西藏佛教資源中心(TBRC)的創立者,也將是我在比爾的室友;還有埃默里大學的約翰鄧恩(John Dunne),及擔任柏克萊大學欽哲佛學教席的傑克.道爾敦(Jake Dalton)。我們被帶到印度國際中心,享受傍晚五點的下午茶。Suresh Jindal和Naresh Mathur先做了一段開場白,接著是場生動活潑的座談,討論有關印度智識(班智達)和心靈(瑜伽士)的傳承,以及傳播至雪域西藏的情形。稍作問答之後,我們享用了一頓極為可口的晚餐,隨後返回旅館。

  翌日清晨,我們和十七世噶瑪巴有一場特別的拜會,他親切地鼓勵我們致力於翻譯佛陀言教,並且談到以和諧合作的精神來進行翻譯的重要。

第十七世噶瑪巴於上密院和譯者們的會面
第十七世噶瑪巴於上密院和譯者們的會面
(馬修李卡德 拍攝)

  接著,猶如一場快節奏的電影,我們被分送到幾輛巴士上,歷經14小時的車程,北上前往位於印度喜瑪恰省甘格拉區的比爾。這是我第一次和其他同行譯者交談。在適應時差的昏眩中,我們沿途停車用餐與休息,又夢遊般地回到車上。一路上就是談話、談話、不停地談話。

  最後終於抵達了鹿野學苑的大門,我們受到鹿野學苑總指揮普拉向瓦瑪、會議的「瘋帽子先生」札西柯爾曼,及所有志工在場歡迎。他們周到地確認我們住房一切妥當,而且對細節注意的程度,更是令人畢生難忘:房堻あ釵梮(還附帶說明書!)好讓我們在「比爾狗眾」夜間的吠叫競賽中安睡。接著,宗薩欽哲仁波切突然出現了,他驚訝地說:「歡迎歡迎!你們知道嗎,通常從德里到比爾,只需要四小時車程!」(不知道是真還是假的驚訝——這點永遠沒人知道。)

註:「瘋帽子先生」是《愛莉絲夢遊仙境》裡的人物。

  隔天早上,我們在清新的空氣及喜瑪恰省壯麗的山色堨峖倣\。新鮮的水果、燕麥片、雞蛋、西式及印式的餐點,以及數一數,一共是三種糖哩!(有人已經研究過,要如何讓譯者們保持愉快,那就是提供源源不絕的葡萄糖!) 雖仍有些頭昏眼花,我們領取了識別證,正式地依序進入會議大廳,裡面有尊令人印象極為深刻的文殊菩薩像,是薩迦班智達手塑像的複製品。(羅勃.瑟曼在隨後數天裡,稱其為「在我們面前優雅親切的紳士」。) 會議以主席卓千彭諾仁波切的引言開始,隨即讀誦來自四大教派法主的信函,包括十四世達賴喇嘛、薩迦法王、第十七世噶瑪巴以及最近辭世的敏珠赤欽法王。

  最後由會議贊助者宗薩欽哲仁波切對大家發表談話。他的口吻輕鬆而犀利,當時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即使現在回顧起來更是如此,他說:「我希望我們能有一個更廣闊的視野,而非侷限在檢討個人所面對的各種短期計畫和問題。我建議在接下來的幾天堙A著手詳細規劃,為了確保藏傳佛教珍貴典籍的流傳,大家此生和下幾代,所需要做的事項。基本上,我們的議程就是訂下一個持續進展永不閉幕的譯者會議進程,讓所有參與者為了共同的目標,一直保持協商合作。」

  「近幾十年來,一些各別上師及如在座譯者,投入了大量心力,將藏傳佛教的典籍翻譯成多種語言。更有甚者,你們一直是在缺乏翻譯工作所需的支援,以及永遠處於儘速完成的壓力下進行。事實上,你們所完成的著實令人驚歎,況且你們幾乎都是獨自工作。這些大大地鼓舞了我。如果你們能靠自己、在沒有多少支持下,就做了這麼多;那意謂著大家合作,有多一些的支援,我們將能夠達成得更多。」

  「當我們考慮為了佛法的未來,需要做些什麼的時候,無可置疑地,我們必須將目標設得更高遠一些,而非只是針對個別書籍進行零散的翻譯工作。事實上我相信唯一能夠完成如此浩瀚工程的方法,就是尋求合作的模式。不僅是譯者,也包括贊助者、老師、和翻譯工作的真正受益者——佛弟子。多年來,這種合作很少見,我祈願在將來大家能更密切的合作。」

  對我個人而言,在能幹幽默的洪王德璋(Ivy Ang)引導下,這個宏願為五天的會議定下基調。你能想像試著讓堪布、仁波切、譯者、出版者以及贊助者,毫不保留地討論這些艱難議題的優先順序,最後還能達到短期及長期目標的共識?或許因為有文殊菩薩以及觀世音菩薩和金剛手菩薩)稍微地引導著事情進展。在熱烈的爭論、幽默風趣,再加上筋疲力盡之後,我們真的形塑出五年、二十五年,以及百年願景的聲明。

  為了幫助我們減少壓力,幕後工作人員安排了消遣活動——印度風味的傍晚茶點、夜間電影,以及一個令人愉悅的音樂會。在下午的休息時候,不丹電台與電視以及其他好幾位記者,將與會一些人包圍住,訪問會議的相關問題。

第十七世噶瑪巴於上密院和譯者們的會面
譯者們於庭院裡享用下午茶

  然後,在會議的最後一個下午,一份卷軸(實際上是印出來的一份資料)在我們面前展開,上面有來自全世界,超過一萬一千位關注者電子信函的問候、祝願以及感謝。

  然後…然後…如果還不夠的話,在這場正式會議結束的隔天,我們前往達蘭莎拉覲見達賴喇嘛。他鼓勵我們共同合作,並且在翻譯成英文之際,同時參照巴利文、梵文與中文版本。他提醒我們佛陀言教是佛法之基,應該令它廣泛地流通。所以約兩個月之後的現在,有點像是一場大冒險已曲終人散,然而實際上,「真正的」工作才剛剛開始。

  你可能正如我一般,想問:「接下來呢?」那些護持翻譯工作的諸多佛法中心,是否會傾聽他們藏人同伴的話,注意到這個支持藏英翻譯經續論典的呼籲呢?誰又會閱讀這些譯本呢? 誰還能懂得《甘珠爾》與《丹珠爾》艱澀的文法呢? 我們到底身在何處——是陷入了轉動譯法之輪空幻的狂妄嗎?

  永遠都有質疑,永遠都有唱反調的人——計畫太龐大了——太具野心、太過廣泛、太過漫長,諸如此類。我們只能想像那些網路上撰詞反對的人,在寫完「釋迦牟尼佛的證悟」之後,急忙將他們的報告歸檔,心裡卻懷疑「他真的相信痛苦能夠止息嗎?」。那麼,套首約翰藍儂的歌:「想像Imagine」吧!

註:作者在此用的是披頭四約翰藍儂一首非常著名的歌名「Imagine想像」。歌詞簡單寓意而深遠。

 

Imagine 想像

Imagine there's no heaven 想像世上沒有天堂
It's easy if you try 若肯嘗試你會發現很簡單
No hell below us 地底沒有地獄
Above us only sky 頂上只有藍天
Imagine all the people 想像世上所有人
Living for today... 為今日而活…
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 想像世上沒有國域
It isn't hard to do 這一點都不困難
Nothing to kill or die for 沒什麼值得殺戮或死亡
And no religion too 也沒有教派
Imagine all the people 想像世上所有人
Living life in peace... 和諧安祥地生活…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你或許說我愛做白日夢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但我卻非唯一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希望有朝一日你會加入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 讓這世界合而為一
magine no possessions 想像人們沒有佔有
I wonder if you can 我在想你是否可以
No need for greed or hunger 無需貪婪或饑荒
A brotherhood of man 放諸四海皆兄弟
magine all the people 想像世界所有人
Sharing all the world... 共用整個世界…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你或許會說我愛做白日夢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但我卻非唯一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加入
And the world will live as one  讓這世界合而為一

更多新聞:
自利利他 願為志工 |  最新消息

 
 
 
© 2006 欽哲基金會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