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4
來自仁波切的訊息
關懷我們的佛教遺產


我真的認為,欽哲基金會目前所能完成的一切,全歸功於你們,歸功於基金會的所有人力。如果沒有你們,我想我們絕不可能達成目前所完成的事業,甚至一小部分也不可能。

當然,不需要我多說釋迦牟尼佛有多殊勝。只因為他的慈悲,我們才得以在人生中找到方向。同時,也無需我贅言,只有佛法才是暫時幸福和究竟解脫的因。所以,作為佛陀的追隨者,我們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藏文中所說的「次控」(dzin-kyong)-- 護持佛法,使之生生不息。對身為佛陀的追隨者來說,這是我們的工作。我們不只是護持佛陀的一兩項教法,而是要護持佛陀的所有教法。過去的大師、學者、聖者、僧侶、贊助者、帝王和婆羅門,他們以生命、財富、甚至是王位,來換取僅僅是佛法中的一個字。因此,如果我們喪失了佛法,哪怕只是一個字,也是可悲而不幸的。

我有幸遇見許多大師,其中有些對我的人生有非常重大的影響。我前幾天在想,影響我最大的是對佛法保存深感關切的兩位上師:怙主頂果欽哲仁波切和德松仁波切。若說他們因為關切、憂心佛法的一字、一頁而失眠,幾乎到偏執的地步,也不算誇大騙人。當然,有時我仍然很懶惰,也非常散亂,但每當我念及像德松仁波切和怙主頂果欽哲仁波切這些上師們對傳承和佛法保存的深切關懷時,我著實感到罪惡、恐懼、和不安。所以,因為他們,我們似乎別無選擇地必須關切佛法的保存。同時,關心每一個傳承和教法的各種面向也是非常重要。

舉例來說,當我們談到自然環境,保護自家後院的樹當然很好,但是作為一個世界公民,我們不能漠視南美亞馬遜雨林的問題。所以,身為藏傳佛教徒,如果我不擔心比如緬甸上座部佛教的衰敗,是不明智的。如果我們失去上座部的傳統,一切都會瓦解--大乘佛教會瓦解,金剛乘也會崩潰。它們緊密地互相依存。

今年初,我們舉行了「佛陀言教之譯」會議。會議結束時,吉美欽哲仁波切給了一個深具啟發性的結語演說。他說,佛菩薩們有這麼多的功德,我們所需要做的只是借助這些功德;這就是我們必須做的。我們應該竭盡所能去做每件我們能做的事,至少我們應該要發此善願。

作為佛陀的追隨者,如果我們無法實踐佛法,至少我們可以保護佛法。維持它、保存它、增益它,讓有時間精力並且願意實修佛法的人,能接觸到佛法。我不覺得這其中有什麼是比較不重要或是可以忽視的,所有的傳承和一切能夠保存佛法的事業都很重要。

在「佛陀言教之譯」會議上,欽哲基金會和我誤打誤撞地擔負起翻譯《甘珠爾》和《丹珠爾》的任務。當然,這是非常非常大的計畫,一個令人望而生畏的任務,但是這個任務非常重要。欽哲基金會和我將盡一切所能提供我們的服務,我們已承諾完全投入去做。但這不表示欽哲基金會所護持的其他計畫,例如獎學金、出版和僧伽教育等等,就突然變得比較不重要;我覺得它們是同樣重要。舉贊助大學計畫的例子來說,現在年輕一代對佛法有極大的興趣,我們不可能對自己說,「嗯,現在我們要翻譯《甘珠爾》,所以也許大學的計畫可以等五年、二十五年、一百年。」這是我們所承擔不起的。我們不能放棄當前任何計畫。

換言之,我們必須要做更多,我想你們應該都有同感。這也是為什麼我對我們能做的事感到很有信心。我們都不希望,因為開始另一件很特別的任務而放棄原本在做的事。對此我非常高興,所以很感謝你們。請謹記,我們現在已經大幅增加基金會未來的工作量。

更多內容:
尋求宣揚佛陀教授的方法  |  2009年報

 
 
 
© 2006 欽哲基金會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