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0
為什麼要護持佛典傳譯計劃?

「佛教傳譯計劃」是一項工程浩大,而且非常重要的雄心壯舉,傳達其重要性是不容易的。翻譯所有佛教典籍要耗費龐大的精力,所以有些人就會乾脆問"為什麼?"我們節錄宗薩欽哲仁波切和達賴喇嘛的談話,嘗試回答幾個和計劃相關的問題。

與會譯者攝於鹿野學苑文殊殿
與會譯者攝於鹿野學苑文殊殿

我的上師是現存傳承的一部份,為什麼我們需要翻譯古代經文呢?

宗薩欽哲仁波切

諸如在日本、中國、泰國與緬甸至今猶存的佛法傳承,它們之所以能存續到今天,全賴早有遠見,將聖典翻譯成自己的語言。 除此之外,很多人都知道,在藏人社區中能理解和會說古典藏文的人,已經相當稀少了。一百年後恐怕沒有幾個藏人能夠閱讀和理解像《甘珠爾》和《丹珠爾》這類的經文。很快地,不管我們做什麼都已太遲了。

部份與會譯者以及志工和達賴喇嘛的合照
部份與會譯者以及志工和達賴喇嘛的合照
 (馬修•李卡德 拍攝)

達賴喇嘛:

我常常告訴年輕一輩的藏人,如果藏文不容易理解,那麼就應該去讀英文的翻譯。現在甚至我自己的兄弟都用兩種文字的經文。他先閱讀藏文版,如果碰到某些名詞的意義不是那麼好懂,他就會去讀英文版;兩相比較,他發現這個方法非常有用。


為什麼我們需要這些經典呢?我要修的法門已經夠多了。

宗薩欽哲仁波切:

每一種宗教都有一本原始聖典——對基督徒來說是《聖經》,對回教徒則是《可蘭經》。而佛教徒的根本聖典是「經」,它們極為重要,因為任何主題最究竟之處,必定是依於佛陀的言教,並非依於「論」,更絕非依於西藏的論著。

  現今的趨勢是老師、傳教士、學者、政客和狂熱分子們,為了個人的目的而詮釋這些重要佛典文字,刻意模糊典籍的原意,這種情況在所有的宗教裡都會發生,遺憾的是佛教也無法例外。在這種「詮釋」問題發生時,唯一能指點迷津的明燈就是佛陀言教。


宗薩欽哲仁波切 

我絕對不會讀這些東西。誰會去讀呢?這似乎只對學者有好處罷了。

宗薩欽哲仁波切:

  現在很少藏人讀誦或研讀《甘珠爾》,所以有許多人懷疑是否值得如此興師動眾——尤其考慮到需要投入龐大的資源,才能進行如此大規模的翻譯工作。眾所周知,在藏人中,《甘珠爾》被當成是累積福德的對境︰每間寺廟都會購買一套,然後將它束之高閣。如果有信眾供養,才會有人去高聲念誦經文,甚少會花費精神去瞭解每個字的含意。供養是積累福德非常有力的修持方法,但只以《甘珠爾》為此目的,既不值得讚賞也不應該效仿,事實上這是個大錯誤。我注意到中國、泰國、和緬甸的佛教徒,仍然會讀誦經文和思惟其內容,藏人卻很少這樣做。我擔心如果我們決定不去翻譯這些經典,這個藏人所犯的錯誤將會更加牢不可破,而且永遠存在。誠如卓千彭諾仁波切所說︰翻譯《甘珠爾》,是為「在西方建立真正佛教傳承的關鍵之舉。」

  將翻譯工作列為優先的原因之一,是為了讓佛陀聖典,能夠利益那些希望研修佛法的非藏語系人士。但這並非我們傾注所有力量,翻譯精良佛典的唯一理由。超過千年以來,滲透在藏人生活中的佛教傳統和文化,已在它的發源地印度徹底消失。偉大的譯師們將佛典翻譯成藏文,成功的使佛法免於過早滅絕。因此,實際上已經從印度消失的佛法,今天卻在西藏可尋,並再度流傳於印度。

  雖然聽起來可能有些不祥,但是當我們看看西藏的現狀,再看藏人對本身語言文化逐漸式微的熱情,顯然同樣佛教文化徹底消滅的狀況,有可能再度發生。

 

為什麼要從藏文而不是從梵文原典翻譯成其他文字呢?

宗薩欽哲仁波切:

  佛教文獻第一次由梵文翻譯成藏文始於西元第八世紀,並且在幾位西藏護法王的護持下,由印度和西藏的譯師經過了七代的努力才得以完成。他們的努力令這項珍貴的世界遺產免受戰亂的蹂躪,這些戰亂曾使得佛法在印度全面滅絕,並且讓梵文幾乎消失殆盡。

  在1960年代政治動亂的時代,藏人再度拯救這些珍貴的典籍,將他們安全的帶到印度,其後琴恩.史密斯和西藏佛教資源中心,在印度尋獲這些經文,並將他們保存、出版以及刊登在網路上。現在從線上就可以很容易取得這些經文,只是現在侷限於藏文的隔閡,有待譯者將它的涵義翻譯出來與世人共享。而譯者們立志在二十五年內譯成的《甘珠爾》,鄔金督迦仁波切稱之為「所有經典中最殊勝的」經典,因為它們廣為所有佛教學派所接受。


如果您對佛教文獻傳譯計劃有任何問題,
歡迎寫信告訴我們
我們會請仁波切或其他翻譯組員回覆問題,
並將回答內容公佈在網上。

更多新聞:
佛典傳譯計劃的重要性 |  最新消息

 
 
 
© 2006 欽哲基金會 版權所有